• <optgroup id="iua0q"></optgroup>
  • 本州北部山脈釜石制鐵所的日本鋼管株式會社-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由三菱制造的大日丸,從新加坡歷經艱難險阻,終于在1942年11月末載著幸存的500名戰俘抵達坐落在本州北部山脈釜石制鐵所的日本鋼管株式會社。北部山脈里氣候嚴寒,這些病怏怏的戰俘卻依舊穿著夏裝,不住地顫抖著。前戰俘羅伯特·奧布瑞恩回憶當時的溫度時說,大部分時間是低于零攝氏度的,“但我們沒有任何保暖的衣物”。(最終,他們才被發到粗糙的毛紡褲和夾克,但是沒有發放內衣。)這兒將成為他們未來三年的苦難之家:位于大橋的仙臺俘虜收容所第5分部。
    在礦井里,在磨粉機旁,在焊接車間里或者在鐵軌上,戰俘們被迫超長時間工作。他們開采鐵礦,切割廢鐵(其中很多廢鐵上都標著“美國制造”),用以制造日本戰爭武器。

    美軍戰艦休斯頓號上的羅伯特·奧布瑞恩記得,他曾被發到過一本日本銀行的存折(可能是一家郵政銀行的賬戶),賬戶里的錢據說是他的工資,并每周到賬。但他從未看到過一毛錢。日本鋼管株式會社的員工對奧布瑞恩進行了痛毆,以至于奧布瑞恩的幾顆牙齒都被他們打落了。奧布瑞恩的傷殘分類中有一項是“骨痛”,毫無疑問是因為他在大橋戰俘營所遭遇到的野蠻毆打所致。幾天前,有4名美國人在工作時被日本平民毆打。然后負責該戰俘收容所的日本人走出來,把更多的美國戰俘打了一頓。該中尉在警衛室內又揍了他們一頓后,在斷糧的同時關了他們三天禁閉。休斯(Hughes)想要更換砂輪,但日本人不給換。日本人把一把老虎鉗砸在了休斯背上。而康尼克(Cornick)、菲利普斯(Phillips)和斯坦德蒙特(Stendament)趕過來阻止,也被打了一頓。在這我們要時刻警戒!每次下雨霧氣蒙蒙時,我們要警戒;沒有食物的時候,我們要警戒。他們沒有蔬菜,我們就沒有湯喝。四分之三碗的玉米(喂雞的)和一(?。┲婚僮?,就是我們所分配到的食物。我們就這么一天三頓地吃雞食,吃了兩年。這種日子還要過多久?……我有時候想,我是否能堅持活到這場戰爭結束……現在日本人什么也得不到,他們竊取所有他們所能竊取的一切。我不能把在這兒所發生的事情和那些日本人的所作所為寫入這本簿子里?;镉?,這是怎樣一個地獄啊。

    微信圖片_20190720134920_副本.jpg

    發表留言:

    遠東市場聊城無縫管到岸價格變化情況表-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下周聊城鋼管價格還有震蕩回落的可能-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返回頂部 高清人人天天夜夜曰狠狠狠狠-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三区-最好的中文字幕视频